服务热线: 13863915730
NEWS CENTER 资讯中心
2018 - 12 - 23
【案情简介】山东省某市公安局公诉字(2012)第00151号起诉意见书:侦查查明:2010年11月3日9时许,犯罪嫌疑人张某某负责为患者刘某某进行左上肺叶切除手术,聘请某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专家钱某某教授负责主刀,12时许完成该手术,患者生命体征基本稳定,13时50分许关胸完毕,约10分钟后患者出现心率减慢,血压下降,心脏骤停等症状,患者经抢救无效于当天19时许死亡。2011年1月26日某市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院方承担次要责任。因院方对鉴定有异议,2012年2月14日由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某市人民医院对刘某某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被鉴定人刘某某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属主要因素,参与度拟为60%左右。指控: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犯罪嫌疑人张某某、钱某某的行为己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之规定,涉嫌医疗事故罪,于2012年3月16日向某市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做出不起诉决定。【争议焦点】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在医疗事故罪客观方面“严重不负责任”构成中如何适用?【律师代理思路】本案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的事项不一、证实的事实相互矛盾,没有达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移送审查起诉标准,公安机关立案追诉违法。《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医疗事故罪客观方面表现为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行为。本案中患者死亡,认定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的证据有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意见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意见,前者证实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院方承担次要责任;后者证实医院对患者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患者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属主要因素,参与度拟为60%左右...
2018 - 12 - 23
【案情简介】原告臧某诉被告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简称青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被告双方都没有上诉。臧某于2013年12月22日1时入青医治疗,被诊断为右侧股骨干骨折,右侧额面部擦伤,双手擦伤。2013年12月25日10时在青医接受“骨折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术”,12月31日出院。2014年4月27日,臧某因患肢局部畸形于青医门诊以“股骨干骨折术后”收治入院,经查为“股骨干骨折切开复位固定术后钢板断裂”,4月30日青医为臧某实施了“股骨干骨折内固定物取出+带锁髓内钉固定术”,2014年5月5日出院。医院对取出的断裂钢板按照医疗废物处理,臧某也没有向医院索要该钢板。2015年7月6日,臧某因膝关节疼痛,到医院检查发现右侧股骨内固定断裂,青医以股骨干骨折术后收入院。2015年7月8日臧某拒绝青医第三次手术治疗,出院,于2015年7月10日转入山东省文登市整骨医院治疗,经查为右股骨骨折术后,右股骨不连并髓内钉断裂,臧某在该医院取出断裂的髓内钉、植骨内固定后于2015年7月28日出院。臧某认为,青医负有保管首次手术取出的断裂钢板的责任,医院拒不提供断裂钢板,导致钢板断裂的原因鉴定不能,医院应承担无过错责任。故提起诉讼,要求青医承担医疗损害责任,请求法院判如所请。法院审理的争议焦点:2014年4月30日取出的钢板的丢弃导致无法对上述断裂钢板的质量进行鉴定,该责任该由医患双方哪方来承担。【代理意见】原告主张:青医两次诊疗行为均出现了内固定断裂,而青医将断裂的钢板视为医疗废物,属于偷换概念,根据《国卫办医函2013年61号》第6条医疗器械不良事件的报告制度,青医未妥善保管断裂钢板违反了法定义务,且拒不将重要物证提交法庭进行鉴定,导致无法确认为原告植入的钢板是否为病历中所载明的钢板以及钢板是否合格。被告抗辩:首先,根据国家卫计委《医疗废物分类目录》的规定,使用后的...
版权所有 ©2018 苗阳光律师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邮编:330520